女的,不要 ⋯

 

                    阿芳  猫城

现在是大学生满街走,将来是光棍剩男全城。
一女二夫,几个男人共妻,这可不是戴绿帽那么简单了。

 

全球有1.6 亿的女性凭空消失!够惊人的。
马来西亚的人口不包括非国民是两千六百多万,1.6 亿是马来西亚人口的好几倍,她们是重男轻女迂腐观念下的牺牲品,这些女胎是被食古不化、思维愚昧的父母“清洗”掉的!在人口大国的印度与中国最为严重。

男尊女卑的旧时代,大多数女性缺乏机会接受教育。
头胎生女也许没事,之后若还是女儿,大概逃不掉送人领养的命运。别说送到别人家是否能得到疼惜与善待这点欠缺考虑,就连对方是穷哈哈的也送,像是送只猫或狗般。
男欢女爱时怎不克制?一见生出来是女儿,竟然如此毫无人性撒手不管,太狠心也太不负责任。
这一点,我尊敬外公外婆,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旧农业社会,七个女儿都留在身边,而且都受过至少六年小学教育。

丢掉弄死
童年时代听婆婆说过两个真实故事。
一个是在二战时代,邻家一对夫妻生了女儿,因重男轻女思想作祟,丈夫竟然用枕头捂死初生女儿,
然后埋了。场景若换成现代,这桩罪孽足以将那个愚夫控死罪,但没有人追究他杀女的恶劣行径,
他依然活到老死。
当时,婆婆一边叙述一边叹歹毒啊。

另一个故事发生在百年前,在中国揭阳乡下。
婆婆在亲生父母家是第八个女儿,一出生就被放进木桶里,顺着溪水漂流,大溪边每天早上都有不
少洗衣人家。当时是土医也是接生婆的外曾祖母,刚好路过救起她并收养了她,从此改变了她的命
运。
每年清明节及中元节,妈妈总要去公公婆婆坟前代婆婆祭拜外曾祖母,年代久远的事,家族里没人
知道她葬在哪里。或是为了要落叶归根,后来像曾祖父那样,留下儿子与媳妇,带着五岁的长孙女
回去广东乡下终老?⋯⋯对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外曾祖母,我心中对她有更多的敬重。

泼出去的水 ?
儿女都是父母生,命运怎会如此迥然不同?有没有儿子真的那么重要?何以见得嫁出去的女儿都是
泼出去的水?儿子都能侍奉父母到终老?
朋友说过这么一句话:“儿子过了25岁后,基本上是属于别人的了。”她说的不尽然全是事实,当然
还是有儿子孝顺,媳妇懂事又贤良淑德的。
一胎化政策绝对利弊并存,一方面改变提升了女性的地位,但也不知残害了多少女孩。
思想开明的父母会把所有最好的给独生女,把女儿当心肝宝贝捧在手心呵护着;思维守旧,一心想
要儿子的父母则筛选胎儿。最令人觉得冷血残酷的是无知夫妻弃女杀女只为生个儿子。
重男轻女观念,造成许多社会问题的最大根源,杀人于无形。
什么时代了?还谈养儿防老。怕香火断了,没儿子送终,建议干脆回归山林住石洞去,不配活在这
个时代。

多夫取代多妻
最不可思议的是,有人竟然为了不要某个星座的孩子,堕胎搞定。书读到哪里去了?随意得像吃饭,
轻松得像杀鱼。
也许,以后谁家生了儿子,父母应该未雨绸缪,像旧时代的人一样,早早就为儿子定娃娃亲或者花
钱抱个童养媳;要不娶个外埠新娘,否则费尽心机生个儿子却没媳妇,那如何传宗接代?要不然搞
同性恋,借腹生子?届时变性人是否还会被排斥?中性人如此被歧视?只怕性侵、人口贩卖、卖淫
问题,恐怕更加严重。说不定还会像走婚族一样,一女二夫,几个男人共妻。
这可不是戴绿帽那么简单了,因为男女比例严重失衡,世界乱了套。
现在是大学生满街走,将来可能是光棍剩男全城。一切是上一辈的无知造成的。

曾在漓江游船渡头上岸时遇见一个双脚残疾、衣衫褴褛、一身脏兮兮的女孩,伏在地上匍匐前进,
手里拿个碗乞讨。当她用渴望乞求的眼神看着我喊阿姨的时候,我只觉得揪心,迄今难忘。
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这个年纪正是无忧无愁背着书包上学的,可是她必须在行人早已麻木,游人来
来往往的景区乞讨,卑微而无助,勇敢而艰苦地活着。她有怎样的故事我不知道,在导游声声句句
催促下,没来得及细问。同样是父母生,同样是女孩,她与在江边和奶奶一起晒冬日阳光的可爱小
女娃,可是有云泥之别啊。
活在大千世界,在现实面前,过客匆匆,你我都没有能力一一去拯救或扶助这些遭遇悲惨的女孩。
只能默默祈求,希望她们能得到善心人关爱,避免再受苦受难。

希望每个女孩,都是父母的宝贝。


2012-04-03 07:49

 


相关阅读

到2020年,中国可婚男性将过剩2,400万。
很可能将出现“隔代婚姻”、“姐弟婚姻”
等错位性婚姻⋯⋯
点阅

 

隔墙有嘴

亮哥,收到这篇文当天,一读,我马上拍桌子,大呼好文。
不敢妄想被推荐,想下去就会没信心做人,毕竟各花入各眼。阿芳阿牛不像我,到处打
屁拉关系哈哈哈⋯⋯回评论都懒,这两个人我该怎办呢?
所以必须借你亮哥的地位,给这篇文做下宣传。
把笑查某列入你blog单了没有?我准备见你时请你吃好料的哦。附加,读你的社论,保
证不会像那只臭牛打瞌睡。

疯扇写给郑钦亮  2012-05-09  09:43

 

藍湖,扇語封屋,我以爲我也該退了。到妳家屋想説兩句再見的話,老沒法子留言。
妳提到米開蘭基羅,多年前我在Costco買了莫奈和他的精介晝冊。這兩本晝冊比死人還
重。
我經常搬家,是個浪子,這兩本死人晝冊陪我走過許多機場。從紐約到佛卅,從佛卅到
芝加哥,再從芝加哥到賓州…….我寶貝這兩本書,多年來不厭其煩地搬上搬下。直至有
一天,我又得遠渡,看著這兩本死人般重的晝冊,我決心不再愛它們,決意放手。某個
下雪的清晨,我到星巴克去,把這兩本晝冊故意留在那里。希望它們找到新主人,不再
受我四下流浪的折磨。
居無定處看似浪漫,看似十分波希米亞,得捨棄的事物,往往卻也太多。我爲米開蘭基
羅傾心,但不敢再想擁有他了。
快樂。扇語破冰日,咱倆相見時。

胡越写给蓝湖  2012-05-09  02:31

 

牛哥,我还没进棺材,你退什么嘛?跟阿芳学习学习,用功写字。兩本死人晝冊,为什
么不写成文?
笑查某苦练绝招,要当救世猪,不能受气的,你要听话。

疯扇写给胡越  2012-05-09  09:59
 

28 thoughts on “女的,不要 ⋯

  1. avatar阿芳

    亮哥,你久不久就出游,真羡慕啊。写文章不是我的本行,当成工作来做是很累的事,我干不来,还是绞尽脑汁想标题,本本分分编版好了。我也盘算著,大选过了去放松放松,去年买的自由行旅游配套还没用上。
    有人撒野撒到安美嘉家门前了,等著瞧吧。

  2. avatarliang

    說到政治,胡越就要抽筋了。太無聊的話題。
    其實你應該知道我也和你一樣討厭政治,那些大都是騙子。
    但我推不掉,閃不開,所以知道我得天天寫評論的無奈啦。
    但不痛苦,你都說了,我們下筆的速度快,一下子惡感也就過去了。
    你店的酒牌OK了嗎?最近愛上日本梅酒,算是女人酒嗎?很容易喝。

    1.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無意間瞄到新聞,歐巴馬找希拉蕊拍檔競選總統。唉!對不起了天下的女性們,我真的真的不喜歡女强人。若屬實,就連廢票我也懶得投了。

      阿亮,梅酒是不是女人酒?真不好説。
      美國男人好梅酒的不多。酸甜酸甜的,他們覺得這是女人的東西,偏偏女人愛的不得了。早年我也常喝,倒在汔水杯,當冰荼喝。梅酒種類太多,日本人耍奸,價格都偏高,騙老美不懂。梅酒包裝瓶子都漂亮,某些里頭還泡有梅子,名稱五花八門,詩意且浪漫。我愛梅酒的香味,夏天坐在露天酒吧,叫一杯梅酒,伴隨中西點心,抬頭看星星望月亮,眼前人哪怕話題不投機,哈哈!也稱得上是個浪漫夜。
      我這裡賣的梅酒名稱:Takara plum 外觀一般,但勝在夠大瓶且味道好,價錢也不貴,進貨一瓶不到二十美金。

  3. avatarliang

    師妹,我沒有做過甚麼設定,只寫一句謝絕無名氏而已,其他都是blogspot自家的限制吧。
    好像要指定的幾家註冊用戶才可以留言。
    不要緊,我家這麼難搞,就來皆空或去你家。
    對了,我還沒問人也沒甚注意,你人是在台還是在新啊?
    點一點軌道上的小妹妹,就到你家,這就表示你門戶大開了?

    芳妹,感謝你那幾句鼓勵留言,真善良。
    關於大選,你放心,就快脫綁了,我看是7月初。
    不信還能撐下去,都賣完田地派大餅,難道還要賣兒女再派下去?到時你會寫嗎?
    選過之後,就要到處飛了,hee hee hee。

    1.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差点冲动要在blogspot开一个⋯⋯
      看中你朋友的《三毒演义》,又通知不到他,我要偷!

      小太妹在新加坡混。哈。(疯扇)

  4. avatar阿芳

    亮哥,看到你说大选,我就没有mood,我们一样被大选"绑架"了。去年说到现在还在猜,阿jib哥应该来点痛快的,五百块派了就打铁趁热,428这一闹非同小可,养了一帮尽添乱的人,他真够麻烦的。

    1.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政治這鬼玩意兒,聽著就煩。
      歐巴馬今天早上還上女性清談節目拉票。
      無聊。
      朋友問我年底會去給總統投票嗎?
      我説會。
      投誰?
      投廢人廢票。

      聽後朋友翻白眼。我嗆他:酒吧飲酒手則第一條,
      不談政治
      不談宗教
      不論人長短。 ~胡越

  5. avatarliang

    忙裡偷閒,來皆空逛逛。
    嘩嘩嘩,兩天沒來,不知已成導火線,原來一直打噴嚏有預兆。
    阿芳阿扇,不就是這種直來直往的性格,才讓我們愛胡越的嗎?
    胡越,秋天打老虎太有吸引力了,但今年費城之秋遇上馬國大選,暫放眼明年之春,你姐也要去是嗎?
    說到胸無大志,我是認的,尤其5年的雅加達成衣生意失敗而返,我就決定不再從商。
    其實我覺得我的性格應該比你更適合做生意,你比我更適合從文,沒想到竟然來個大逆轉,拿筆的人去握鑊鏟。

    1.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看到這,萬般滋味上心頭。俗事把人纏得團團轉。還是想給你寫首詩。在手機上寫了,不想發送。怕只怕橄欖頭又來嘮叨,説我浪廢。把詩轉給橄欖頭,哪一天她把詩裝扮好,咚咚鏘鏘粉墨登場,想你會了解我多年飄泊異鄉的心。還有,那一抹,淡淡的哀愁。 (胡越)

  6. avatar阿芳

    阿扇,读了你“有了孩子的男人”,满分!对著怀孕老婆鬼叫的是男人吗?昨天看到一则新闻,娶了九个老婆打跑八个,第九个腹大便便照打,躲进沟里避难才保住胎儿,这是什么烂人!看了心中火滚。

    1.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哎呀,女人不够了,一个男人还能曾拥有九个女人,还是个要不得的男人!女人的眼睛,涂到sai 。 (疯扇)

  7. avatar

    阿扇,上一趟厕所,回到座位该做的事就忘了,也是用脑过度的吗?
    牛哥来得勤快,都成为"留言最多的人"了,你还是没法逼他下山比划比划,果真是头牛。刚才意外撤了他的留言,实在抱歉得很。
    我去你另一个家,就是没法留言。看到你写酱样那样的,我还真不习惯用“酱”这个字,潮人语言,有人把半露酥胸写成“爆奶”,虽然传神但总觉得粗俗,哈哈哈。
    熬夜已成习惯,十一二点睡觉是出门旅行才能做到的事。

    1.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娱乐消遣很重要,给脑袋放松。

      发篇文章,拉大家回来谈天说地,成了皆空一大特色啦。
      熟友好相处,不怕得罪,哈。有相惜之心,斗斗嘴,非攻击,过瘾开心。

      网络上走红的创词创字,中华文化水准高的台湾和中国大陆,都欣然接受了。写通俗口语化文字时,我也不排斥。
      当然,是有选择性地用。用得有味道,高招。 (疯扇)

  8. avatarsy3131

    亮哥丢三落四得厉害,好叫人惊。
    帕金森前兆?????
    提防啊,多健脑补脑。
    可能要研究研究,用脑过度,脑袋塞满东西膨胀,也会⋯⋯⋯⋯⋯⋯

    莎士比亚最伟大的发现:女人是水做的。
    造物者出产男人,其中一项任务是怜爱哭包型女。
    牛哥呛呛声,那是因为不知怎的⋯⋯O我明了,这里出现另一雄性,心里不是味道哈哈哈哈哈

    1.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可憐的莎翁,至死都不知道,時代的巨輪轉啊轉,女人哪!也經由水化成了醋,適度是男人的天堂,過度是男人的地獄。

      阿芳阿扇,看妳們把欽亮又拱又哄,不禁失笑。混過報界的都知道,欽亮年輕時是有名的大帥哥。妳們現在才來討他歡心,唉!端地是春欲來而人己晚。放心!我和欽亮的交情,是非常男人的哪一種:不忌不猜不疑不叛,數十年如是。想看兩虎吃味相爭?呵呵!難囉。

      不介意先到一旁涼快去!。 ( 胡越 )

  9. avatarliang

    胡越,講到蓮花河,好多人與事都在上心頭了,有些朋友已永遠離去,有些人我們一起放棄,留下的是我們的共同回憶。但我相信我的記憶力絕沒你的好,所以有好多往事要你確定和補充。美國之行得開始准備了,你那兒最美的時候是幾月?不要冬天。

    1.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春天,百花齊放,涼風習習。今年,你沒能趕上了。
      夏天,熱浪襲人。熱褲短裙滿街飛,最是賞心悅目。當然,也得小心自信心爆棚的大肥婆。
      秋天,黃葉舞秋風,落葉處處,景象肅穆荒涼。我的最愛,這個季節睡覺最爽。多愁善感者,不宜。
      冬天,不好説。這些年,大雪該來不來,不該來偏就漫天雪花。哪一季最美,全在你心中!
      對我,哈哈!打中老虎的時候最美。

  10. avatarliang

    講開就講,補充一下。
    我的文字其實距離扇語很遠,因缺少靈氣,多是寫實,都講新聞。
    新聞天天有,種類多多樣,每天的頭條就是每篇亮劍的題材,當然也刊在封面。
    每週做五天就寫五篇,六天就寫六則,夜報後換頭條再補一篇,含金量多高都有限。
    而且多是在夜報下版前不到一小時,決定頭條之後才想,才動手。
    所以我有高血壓。
    所以現在必須去睡了。

    1.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各人頭頂一片天。打開窗,你看到藍天,我瞧見白雲,不都就這個樣。文字,怎麼來,怎麼去,隱隱中透露了修養本質。於我,文雅華麗有高低之分,粗俗簡陋也有上下之別。香蕉和蘋果,不能比。文字風格是極爲其妙的東西,它不單透露了文字者的個性,不知不覺間也出賣了文字者的情感世界。只要行文流暢,在我眼中,都是好文章。 ( 胡越)

  11. avatarliang

    剛才用心逛了皆空留言記錄,希望可以補充一些四人組的過去進我記憶,原來這也是奢求。

    因為我驚見去年1月10日已問過誰是扇語阿芳,結果年多後知了也不記得曾經問過牛。

    有點年級,凡事都丟三落四,慶幸仍留得住自己。

    像扇語說的悄悄話,要命,我現在打破頭都想不起說了甚麼,竟能讓佳人有點感覺。

    你說的窮人可以死不可以病,我還得在家慢慢的找才肯定是這麼說。

    看到這麼遠啦?感動。榮幸。竊喜。暗笑的意思啦。

    其實都非為blog而寫,都是寫在報紙,刊出後廢物利用,再循環,所以筆名費文。

    1.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亮,知不知道你和我有個共同的缺點?
      缺點是:沒有雄心大志!
      當年在蓮花河,不少同事曾説,阿亮和胡越寫稿的速度最快。哈哈!可是你我都不當一回事。讓許多機遇擦身而過。
      如今你還在寫,我卻陷入廚房出不來。
      往事,就像山一樣高,好像海一樣深。
      我們,真該見個面了!。 (胡越)

    1.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得空死,不得空病,是忙碌的人说的。
      可以死,不可以病,是贫穷的人讲的。
      穷人可以死不可以病,是郑钦亮曰的。
      (前面两句,郑钦亮原创。后句,题。)

      师兄testing,师妹开唱。
      不然,我都不知要怎样告诉你,“像我看到如扇语那些优秀的作品时”这句,令我眼泪要掉要掉。
      好感动。其实昨晚才看到你给我的悄悄话,已感动一轮。
      等我赶完稿,就去你blog闹闹。
      喜欢你的文字语调,干脆。还有想说,你没架子,这点难得也太可爱。(疯扇)

  12. avatar阿芳

    谢谢各方文坛高手赏脸!那时工作之余的一点心情故事,平常不爱写,如当成工作来写我做不来,那会很累。
    蓝湖,标题是阿扇给的,其实全都是她弄的,我只负责供稿,给逼的。特别喜欢你那首诗。

    1.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你常熬夜,不好。
      最近妈妈进出进出医院,我忙打长途,漏了打回给你。
      心想,你明白我的⋯⋯我不会放下你们。(风)

  13.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sy3131 / 2012-05-10 10:05:50
    日新中学,哗哗哗。
    亮哥把母校铭记于心,饮水思源也。
    你的留言,令我高兴到飞。你是我师兄咧,原来。
    关系再加一层,笑查某另一间疯人院,你也要列入单里哦。(见到你,我夹大鱼大肉给你哈哈哈哈哈)

    1.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亮哥:
      是我搞错,以为先前加的是blogkaki那间疯人院。
      简繁体随你喜欢,选一个即可。
      我也来与你链接。身在国外,国内大事靠你‘通报’了呢。

      牛哥:
      两则复言,关于书和画册,还有下文没有?
      第三度黄河水滚滚,赶快写了send来给我。我跟你接头接尾,发!
      若有相关图片,也send过来。

      (疯扇)

    1.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扇妹妹莫動氣。俺瞧扇妹妹氣急敗壞心里頭可揪得緊。天要下雨娘要嫁!俺站在酒吧前閒的慌,寫著寫著真情流露欲罷不能,恁是停不了犯賤的中指,沉醉在回憶中的文字里,欲斷難斷。俺只怕每回沒能一氣呵成,間中被顧客打斷。適巧這些天門可羅雀,吃飯的都失了影蹤,俺等不到衣食父母,,一頭栽進文字里,偏就出不來了。再者藍湖話題對正俺口味,俺一發不可收拾,思泉如滾滾黃河水,恁是收不回。下回,俺給扇妹妹寫篇認真的,保扇妹妹看了快樂又逍遙!

  14. avatarbluelake

    胡越,你读过四川诗人流沙河的这首《焚书》吗?

    留你留不得,
    藏你藏不住。
    今宵送你进火炉,
    永别了,
    契诃夫!

    夹鼻眼睛山羊胡,
    你在笑,我在哭。
    灰飞烟灭光明尽,
    永别了,
    契诃夫!

    ~

    听你说在雪地里拖着心爱的莫奈和米开朗基罗, 用心良苦地把他们付托给惜书人,比起把契诃夫送进火炉的流沙河,你还真温柔啊!

    告诉你,我最喜爱的画家,是莫奈。

    1.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藍湖,這詩想我該沒讀過。可看妳的摘錄,偏又似曾相識。我凡事三分鐘熱度,有一陣子瘋晝,屢跑博物館,看懂看不懂都看,不淸楚的人恐怕還要誤會我是這方面的專家。其實,我晝晝爛到不行,沒天份沒耐心。曾經為看晝,被女友罵到臭頭。在北京榮寶齋看到范曾和陳逸飛的晝,還弄丟了行李。這些年,對晝退燒了,不再執著。美國最初幾年,買了好多書,收藏了好多香港的號外雜誌和台灣的皇冠。加上林林總總現在回頭看覺得莫名其妙的書。有一年我搬家,一堆的書寄托朋友家,朋友把書統統存放在狗屋內,哪年下了好幾場大雪。冬季過後,我回頭要書,書全長菌發了霉。我心碎!重思日後是否還要不要再買書。這三兩年,只買過兩本,李敖美國陽萎和林青霞窗里窗外。讀罷馬上送人,都不留了。我偏愛國晝,尤愛公筆。偏偏,這兩年,想安定了,栽入柴米油鹽里,唉!怎科到,這更是個噩夢連連的選擇。 ( 牛 )

  15. avatarbluelake

    芳,有启发性的好文章!
    那标题,让我停顿了好一阵子,省思。

    女儿年幼时,我们在苏州生活过几年。身为女人,带着女儿在古城区闲逛,看到的,听到的,曾让我有不少感触。别说中国,守旧的社会,在今时今日的马来西亚还是有迹可循,时不时冒出来,吓人一跳,依然让人沉重。
    该如何解除旧观念?我想,就以身作则,每个人从自己的家里开始吧。
    给家里的孩子,不论是男孩还是女孩,最真挚无私的爱。
    每一个孩子,都是该被培育和珍惜的宝贝。

    (扇语,是你选图吗?那拿着相机的女孩,频频让我想到自己的女儿,有几分像啊,哈!小女孩都很娇媚、可爱,我可以承认其实我重女轻男吗?哈哈)

FanRen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