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裤是我的隐私咧 —— Mardis Gras寻欢气记

 


                       胡越  美国

美国最大的嘉年华会
Mardis Gras
人山人海竟沒有我期望見到的人
我有一點時空錯亂的感覺
想起吉隆坡的茨廠街
新加坡的牛車水
泰國的合艾
還有我的最愛檳城檳榔律

 

我不是個婆媽囉唆的人,五天的旅程不外只是拎了個書包型的背包,連行李運送都省了。待得我抵達酒店和猶太人等朋友會合,被他們搬家似的
一地行李惊嚇得目瞪口呆。
安東尼是我的黑人朋友。一心一意想爭取進入費城交響樂團拉小提琴。但他那凡事慢吞吞的行事作風往往令我捉狂。想是個性問題,進不了交響
樂團,在蘋果店賣蘋果。只要蘋果有新產品推出,他那一個月的薪水就完了。
在和眾人會合半小時後,我説:歡樂的時光特別短暫。

启程    Sent from my iPhone

 

猶太人問我:你昨晚溜到哪裡去了?
我説:不記得了,統統都不記得了。
星期天凌晨兩點,我獨自開車到北卡道格拉斯機場,啟程到新奧良,趕赴一年一度的 Mardis Gras 嘉年華盛會。
早上九點卄四分的飛機,赴會心切,我在大雨滂沱中不到三點就已抵達機場。
六個小時漫長的等待,無疑是件折磨人的事。機場來往的人潮絡繹不絕,我連抬眼的興緻都沒有。這陌生的城市,絕不會有我認識的人。


阿扇適時來了簡訊。我想,啊!好一個適時雨宋江。
我接連給阿扇發了三則簡訊。想到阿芳兩天前的問候,也短短回了她幾句話。
入閘了,麻煩來了。
檢查行李的黑人大兄把我叫到一旁指著行李问:可以打開嗎?我説:呀,開吧!為什麼不?
這混蛋黑人大兄毫不留情面地把我衣物一一給掏出來。(他媽的!他把我內衭也掏出來。)
我有點不高興地説:穿子彈內衭不會有問題吧?他揚起兩道眉説:噢!不會。
黒人大兄真的找不到什麼東西。我得再照一次。他説。
在我視綫之內他照回來了,又開始努力地翻。我不管他,反正我還有大把時間。但我真的不喜歡內衭就那樣大刺刺的攤在眾人面前。
你知道嗎?這是我的的隱私咧!我指著內衭對他説。對不起!但這是我的工作。他説。姿勢優美地把我內衭塞回包包內。王八蛋!他不但碰我
內衭而且還沒戴手套。

在這裡。就是這個,這太大了,超過尺寸,你不能攜帶這個。黑人大兄拎起手中好不容易擒得的証物説。
牙膏?你沒說錯吧?你的意思是我不能帶牙膏?我問。
黑人大兄自豪似的點了點頭。
我説:你可以拿去,我不要了。頂多我今天不刷牙。
折騰了一番,終於放行。可憐的牙膏,終究是沒有坐飛機的命。

关卡     Sent from my iPhone

 

我對機場有著十分特殊的情結。
人生的悲歡離合,憧憬期待,遺忘重來,受傷療傷,在這里,我統統走過。
十一點十五分,我踩入了新奧良機場。
新奧良,我又來了!
在卡蒂娜狂襲新奧良之前的那一年,我曾在這裡呆了三天。那一次的行程,因著遇人不淑,乏善可陳。
我有在機場蹓逛的習慣。東看看西看看,左摸摸右摸摸,但從不花錢購物。最了不起買一條巧克力或口香糖,報紙雜誌都是在垃圾桶旁撿的。

我還在機場內閒逛,猶太人的簡訊已經追到:從機場到酒店的車資三十二元,我給了小費八元。等你來,希望能趕上中午十二點的露天爵士
樂。
我看看手機時間,十一點三十分。老天!我只剩三十分鐘。
總算找到了機場德士站。好幾個人在排隊。你是來參加嘉年華的嗎?身後一個口操怪怪英語腔調的中年洋男人问。是的。我説。
我也是。他説。我想找一個分担酒店住房费用的室友,你有沒興趣?你一個人嗎?
我打量了他一眼。神經病!我心想。對不起,我已經和一大票朋友約好,他們正在酒店等我。可能的話,卜本街見。説完,我跨入德士。
卜本街見。他説。
哈哈!見什麼見?車子已經開走。我回頭,早已看不清他的模樣。萍水相逢的人,緣份只停留在那一分鐘,轉個身,誰還記得誰?

机场    Sent from my iPhone

 

Hotel de la monnaie 。從機場到酒店門口,車程卄分鐘。
Hotel de la monnaie,還是冬天呢,酒店門口已經綠意盎然,古典法式建築,像別墅多過像酒店。
酒店大堂聚了不少人。黑人居多,少數白人。東方人,除了我,零。
我向櫃檯要鑰匙。這位臉孔有點像蘋果的白人女孩問我登記名稱。我説了:胡越。她説,不對。我説,約瑟夫。她説,不對。安東尼?不對。
馬克?不對。⋯⋯湯士?不對。王八蛋!我有點被激怒了。背後還有不少排隊的人。馬古烈。不管了,我丟出猶太人的姓。賓果,中了!
你早就應該説是馬古烈。蘋果臉的女孩説。是啊,我真笨。我臉笑肉不笑地説。馬后炮!
打開房門,嘩!大夥已經等在那裡。
怎麼都不先來一個電話?我們以爲你還在飛機上呢。神不知鬼不覺的就現身了。猶太人説。
我説,忙著和時間賽跑。反正就快見面,電話也就不急著打了。

我們住的是家庭式套房。廚房家具樣樣俱全。主人房和客房都很大,擠它十個八個人一點都不是問題。
在這裡,我的行李是最輕便的,只是一個書包型的背包。不像大夥,好像要在這裡住一年半載似的,恨不得把整間屋子搬來。真搞不懂!
走吧!音樂會開始了,遲到了!我説。
唉!偏偏,急驚風遇上慢太郎中。安東尼是全世界動作最慢的人。他是我的黑人朋友,一心一意想考入費城交響樂團拉小提琴。每次要和他出
遊,他都會令我捉狂。遲到一兩個小時,已經是很給面子。我常常損他,音樂會結束了,燈光熄了,才見你施施然走上舞台。觀眾都回到家上
床打呼了。難怪他沒考上交響樂團。


果然,我們終究沒能趕上音樂會。 因為,安東尼窩在洗澡間弄他那 Bob Marley 似的頭髮,久久不見出來。
我是個超級沒好耐性的人。我對大夥説:我不等了,有興趣的人,我們一起走。沒興趣的,三點鐘,洒吧見!
我講完,左看右看。混蛋!沒人反應。
待會見!我説完,開門出去。從來,我都不再乎一個人獨來獨往。生命呵如此短促,誰要浪費生命去等另一個人在弄頭髮?開玩笑!
猶太人追了出來説:胡越,兩點鐘,French Market 旁的露天音樂會見。
好的,到了那裡,打我手機號碼。我説。

走出酒店門口。天空藍藍的,氣溫適中,街上滿滿的都是來來往往的行人。
“Mardi Gras,你準備好了嗎?”四下環顧的我,冷不防聽到如此的喊聲。接著,一大群男女老少從我眼前共乗一輛破舊車子呼嘯而過。
是的,Mardi Gras 你準備好了嗎?

你准备好了吗   Sent from my iPhone

 

French Market 此時已是人潮躦動。雖說離真正的嘉年華會還有兩天,適時的天氣,大學放春假,廣告效應,加上低迷的經濟令人受夠了。霎時
間,萬人都湧往新奧良來了。
我對猶太人挑的這家酒店喜愛得不得了,不單地點四通八達,鬧中帶靜,最主要的,極其方便,想往何處,走路就到。
跨過兩條街,French Market 已在眼前。
還來不及打量,耳中巳飄來新奧良特有的爵士音樂。我有一點時空錯亂的感覺,French Market 使我想起吉隆坡的茨廠街,新加坡的牛車水,泰
國合艾的閒購場,還有我的最愛檳城檳榔律。
彷彿,全世界的閒購區全長一個樣,不分國界不分膚色。
我的身理其實是疲憊的,但心理卻異常興奮。站在一旁,我點了根牛仔香煙,思索著該往哪一個方向走去。

“Happy Mardi Gras !”兩對中年夫婦從我身旁走過説。
“你也一樣!”我説。
但我看不清他們的臉。都戴上了面具,頭上還有很多羽毛。
面具?羽毛?
是的,面具和羽毛。
我當下要做的事,給自己買一副面具和七彩繽紛的羽毛。除了有一年的萬聖節裝過鬼以外,我生平還沒穿過羽毛。我決定,要買很多很多的羽
毛,裝成發情的公孔雀,亮出外在的華麗。


French Market 小販攤販賣的面具多到目不暇給,價格便宜到不可置信。我原想買羅賓俠的面具,戴上羅賓俠面具,酷到斃。但我要的是羽毛,
羅賓俠面具沒有羽毛,我忍痛放棄。
后來我花了美金三元,買了一副寶綠色的上頭有幾根羽毛竪起的孔雀色彩的毛毛面具。我喜歡,因為它遮住了我前一晚沒睡好的發腫的眼袋。
買了面具,問題來了。羽毛呢?我要的羽毛呢?我看到了很多草繩,很多尼龍繩,但我找不到羽毛。我甚至找到了很多古靈精怪五顏六色的假
髮,就是找不到羽毛。
我問攤主:“哪裡可以找到羽毛?”
攤主説:“到鳥店去試試。”
“哪裡有鳥店?”
“這附近,沒有。”
神經病。説了等於沒説。白痴!
找不到羽毛,先戴上面具再説。
很久很久以前,年少輕狂,對套上面具的事物異常反感。尤其人事。
現在年歲漸長,呵呵!沒有了面具,生活會更累,戴就戴吧!面具就面具吧!已經百毒不侵了。茫茫人海,誰不曾變色?誰不曾偽裝?誰不也
曾戴上無形的面具?

羽毛面具    Sent from my iPhone

 

不知名的爵士露天音樂會就在French Market 旁。來之前猶太人給了我一份功課表,哪裡有好吃的,哪裡有好玩的,哪裡該去,哪裡該瘋,統
統都有。這一次,我先脫隊,不管!一切隨心。
走到一油炸攤,有一張食物圖,像極了大馬的炸香蕉。啊!我那該死的鄉愁,不知好歹地排山倒海洶湧而至。我坐下。 “就來這一份。”我指著
圖片説。
“要什麼醬料?”
“無所謂。你給我驚喜好了。”
炸香蕉來了。咬了一口,噫!怎麼是炸馬鈴薯?可是,怎那麼好吃?這大大的一盤,疊得高高像小山一樣。吃下這小山似的炸馬鈴薯,我撐死
了也是值得的。吃過太多的馬鈴薯片馬鈴薯條,就沒見過切成香蕉片形的,真是改良精品。
“這是我們新奧良的特色。好吃吧?”黒人大嫂笑臉盈盈地說。
“很好吃。我還為找不到香蕉發愁。早知道是馬鈴薯我就不點了,妳的圖片騙了我,妳看,那張圖多像香蕉。”
黑人大嫂格格格地笑。“你好有趣。你從哪裡來?”
我遲疑了一陣。
我從哪裡來?我從哪裡來?
“我住在賓州。剛剛到了北卡,現在來了新奧良。我在馬來西亞出生長大,呵!故事很長⋯⋯還是不説了。”
説到這,手機響了。猶太人傳來了簡訊:我們在露天音樂會靠近瑪格麗特酒吧門口。怎麼樣?來不來會合?
我來。十分鐘後見。我回了簡訊。


瑪格麗特酒吧里里外外滿滿的都是人。我喜歡那種是族類又非族類的感覺。除了同行的朋友,我不再有認識的人。管它人山人海,人海人山,
沒有情感人情的包袱,內心是自由的。
在酒吧門口,我找不到猶太人等人。
我發了好幾則簡訊,沒有回音。試圖打手機號碼,接不上。
怎麼搞的?這些不講義氣的酒肉朋友,都醉死了嗎?怎麼都沒人給我來個联系?
我還是站在酒吧門口,雙眼緊緊的瞄著手機。沒有簡訊沒有鈴聲。

等待是一件磨人的事,它令你無法可施偏又會胡思亂想,而你卻什麼法子都沒有。
人潮一波一波地來了又去,這批渾蛋連半個鬼影都見不著。
半小時候,我終於看到了猶太人和馬克。其餘的幾個,統統不見。

香蕉乡愁    Sent from my iPhone

 

“人太多了,走丟了!手機不管用,沒法撥出去。”猶太人漲紅著臉説。
“那現在怎辦? 進酒吧還是進餐廳?”馬克問。
“我不餓。”我說,“我剛剛吃了像山一樣高的炸馬鈐薯,也喝了一杯夕陽芒果。喝啤酒沒問題,吃午餐就免了。”
人,到底是太多了。酒吧滿滿的都是人,餐廳滿滿的也是人,大街小巷蛇行蝸爬的也都是人。
我建議邊走邊喝邊吃,買外帶啤酒最方便,扔下三塊美金,一瓶冰凍的啤酒就掌握手中。馬克沒有異議,他是樂天派,最緊要好玩,怎麼醉怎
麼死都可以。猶太人個性友善和氣,對吃郤有點刁,吃蝦不吃蝦頭,説毒素都藏在蝦頭里面;不吃牛肉,説牛肉最多化學毒物。可是呵!我最
愛牛肉,而且還要六分熟的煮法。猶太人也對油炸物避之千哩,儘量不碰。我有時説他:“你活著真煩,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還要長命,太折
磨了吧?”
“我有女兒,保長命為了女兒。”猶太人每次都一臉嚴肅正經八百地説。
頂他不順。

新奧良的三明治是真的好吃。我們人手一份三明治,一瓶啤酒,隨著人潮混進露天音樂會。舞動的人群臉上都笑開了花,隨著音樂又唱又跳。
之前,我以為爵士樂是比較冷門的音樂,在這裡,才發覺我錯了,每一個在場的,起碼都能喊上三兩句。連我看死五音不全的馬克,此時也彷
若有如神助,跟著大夥又叫又唱。反而平時自認歌聲不錯的我,派不上用場,即叫不出也唱不出,遜色得很。
Too many dirty dishes ,好了,高潮來了!當台上的黑人大兄開口唱出這首歌,台下更鼓噪了。附和聲此起彼落,有如千人大合唱,震耳欲
聾的聲音響徹雲霄。這首歌我是聽過的,歌詞大意好像是男人回家,發覺廚房髒碗太多,因為他太太為別個男人下廚。黑人大兄低沉感傷吶喊,
撼動了現場的每一個人,大家都有一句沒一句陪著唱。
我被逼急了,我平日很會唱歌的咧,去唱卡拉OK ,還會被老板指定非得上台唱 My Way ,否則不讓回家。
這一次,大家唱Too many dirty dishes 唱得這麼爽,而我怎甘心做旁觀者?不管三七二十一,我也扯開喉嚨大聲唱。不過,我唱的是余天的榕
樹下。開心就好,管其他人聽得懂聽不懂,我樂在其中。

唱完了跳完了,手中的三明治和啤酒也吃完喝完了,才發覺,猶太人和馬克都不見了。奇怪!會不會是他們趁我唱榕樹下時,嚇到都躲到遠處
去了?
全都走散,這下可麻煩了。
打開手機,希望能找到些許蛛絲馬跡,知道這批該死的損友去了哪裡?期盼他們給我留下簡訊,偏偏什麼訊息都沒有。唉!這人山人海的人群,
竟沒有我期望見到的人。上天也未免太作弄人了。
感覺有點累了。好吧,先回去睡覺養精神,晚上再出來拼過。
回到酒店,房內沒人。打電話去櫃臺,沒人給我留話。櫃臺小姐説,這幾天手機不管用,訊號不佳,恐怕是和湧入的人潮太多有關。

睡至迷迷糊糊,有人回來了。
是安東尼。“我不行了,喝太多,找不到回酒店的路,又找不到其他人,不想醉倒路旁,先行回來。”説完,馬上往洗澡間跑去。
我聽到嘔吐聲。哈哈!這平日千杯不醉的傢伙,也會有今天,我心中暗自竊喜,以後有糗他的把柄了。
不管安東尼是否吐死洗澡間,我轉個身,繼續睡。都是成年人了,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除非他把我搖醒要我為他召救護車緊急送院。
陸陸續續,我被大夥回來的聲音吵醒。

榕樹下    Sent from my iPhone

2011年4月开始写
2011年5月7日第七次继续写
没写完



      轮到我出场,咳咳 …

疯扇     演    讲    会

右拥美女的这位就是‘传闻已久’的牛哥胡先生。發情的公孔雀?發情的公牛才真哈哈哈
我没出卖他,我发毒誓。我有先问过他:你在新奥良拍的带面罩的牛照,可以出吗?
是你send给我的,可以出,对吗?出的话,我会说是你的哦。他很快传来两字:可以。
爽快。胆子壮了,敢敢也把他内裤挂在标题上,还有耐人寻味的“寻欢”(给人以为他去
不三不四的地方),其实是去新奥良吃炸马铃薯唱榕树下而已啦哈哈⋯⋯⋯⋯

这篇牛文,写得很辛苦。初稿自觉不够味,牛自毁;重写又被手机毁。
全部在手机里写,断断续续七次传给我。
“橄欖頭,三天前快寫完的稿,竟然误按消失,只差沒昏死過去。今天重寫,學聰明了,
寫一些傳一些,就算消失了,也好補救。妳得要有耐心接收。眼花了⋯⋯”
2011年4月11日,他信里说。
我的邮箱也爆了,有八十几张——他一张一张send来在嘉年华盛会拍的照。
去新奥良之前,他说有波涛‘胸’涌看,滿街的女孩露胸爭項鍊,露一次胸得一條項鍊。
很多女人到嘉年华会露胸。我头脑肮脏这样想。
一年多我等他写完,变成世界上脖子最长的长颈鹿。
去年10月,我飞书催他。
“我准备出掉你的波涛胸涌。请尽快回复以下问题:新奥良嘉年华会,英文全名是什么?
每年几月几号举行?长达几天?有什么意义?地址?怎去?现场混乱中,安全吗?”
他回话:“橄欖頭,餐館事搞得我又忙又煩。等我忙完眼前事,再給你補充。抱歉。”

等。
Mardi Gras 2012都过了,牛的Mardi Gras 2011还生不出。
等到2013我想也是空等的。我不等了,自己上网找资料,出掉它。
“在卡蒂娜狂袭新奧良之前的那一年”,2004年对吧?2005年飓风卡蒂娜狂袭新奧良。
New Orleans,美国第一大港,牛哥称新奧良。也译为新奥尔良、纽奥尔。
来年新奧良嘉年华会,盛大举行日如下:
Mardi Gras 2013:2月12日
Mardi Gras 2014:3月4日
Mardi Gras 2015:2月17日
Mardi Gras 2016:2月9日
Mardi Gras 2017:2月28日

波涛‘胸’涌,上文生动精彩,足够让人回味,下文干脆只用现场图代言。
这可是,牛诗浪漫下的另一面,有点恼火的牛,在那发点牛脾气。
不要打我。处理近百张图,我都去掉半条命了啦。
那边阿芳又说:“去沙巴吃喝玩乐之前写了一篇,可是因为电脑硬碟坏了,文章保不
住,打算重写。”
你们以后要小心。我手上已经没有存稿,命令你们,每人两月至少写一篇来。
60天1篇,我很慈祥的了。哼哼哼我叫  管 音 妈(善男 losong 封我的)。

稿件诞生过程面对难产威胁,顾不了繁体字或简体字统一,请各看官包容。
2012-06-30 21:38

 

 

下文在相簿{无为}
臭 酸 了 的 波 涛 ‘胸’ 涌
牛在红花的处男秀,
多张牛照公开看。


 

29 thoughts on “内裤是我的隐私咧 —— Mardis Gras寻欢气记

  1. Pingback: jordan shoes online

    1.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昨天红花来了一大批游客?
      嘉年华盛会收一年多才出,很幸运碰到这难逢机会,一日内多了百人点阅。
      功劳最大其实是losong,给这篇好多评,推到总厅发光。也印证评论的重要性。
      牛要好好谢losong。
      (疯扇)

  2. avatarLosong

    謝謝牛爺的回复。
    期望你能夠多分享你視你聞你聲的文章
    初稿也不錯
    至少是原汁原味
    如果能夠灌唱分享更佳
    記得向“管音媽娘娘”討九重天再髮劑可以讓你有髮有添增加九千烏絲
    祝福

    1.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吸血鬼故事吸血鬼故事吸血鬼故事吸血鬼故事吸血鬼故事
      吸血鬼故事吸血鬼故事吸血鬼故事吸血鬼故事吸血鬼故事
      吸血鬼故事吸血鬼故事吸血鬼故事吸血鬼故事吸血鬼故事
      吸血鬼故事吸血鬼故事吸血鬼故事吸血鬼故事吸血鬼故事

      又松又散 合力催催

  3. avatarzhongkersze

    胡越没忘本哪,难得中文还这么灵活,很佩服你用爱疯了传稿,看来你真的属于地球村的人,跟这么多犹太人和黑人在一起,本性竟然不变,不然怎么还唱榕树下。呵呵我真的很好奇你在宾州干啥,养成了你如此洒脱的个性,你现在的体格是膨胀了还是绶缩了,你们这般朋友聚散天涯,友情还这么浓郁,真教人羡慕。这点应该是扇语的热情联系吧!就像这篇杰作,你应该多动笔,写出更精彩的人生!祝福你长命百岁!

    1.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可斯:謝謝你來。最近忙翻了。手機寫稿有好處,速戰速決,壞處是不能回頭改稿,哪怕是寫錯了,或想修飾,都不可能,。同時,容易眼花。也擔心,寫著寫著,有電話進來,文章很可能就毀了。我沒掌筆很久了,現在和柴米油盬打交道。我還是一樣,和當年八打鄰時沒兩樣,只是美國空氣吸食太多,變了光頭。少了三千煩惱絲,苦惱吶!

    1.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不是沒反應,是進不來。今天試試,哇噻!行。大紅花又開了。去年在北卡,閒得很,才會答應瘋扇寫此文,之後回到賓州,生活起了巨大變化,忙到沒時間傷心怎麼變了光頭佬?!遲些生活恢復正常,會努力在得健忘症之前寫完此文。- 牛-

  4. avatarLosong

    瘋扇,妳是否知道什麼是“霸辣絲”?
    我太低估妳啦!
    原來妳懂得起乩,
    請問跳那一尊神明?
    那麼就來一篇跳乩文章
    讓眾善大開眼界

  5. avatarLosong

    我幾乎都忘了瘋扇有發表內褲的邪說
    但瘋扇還沒有發表“霸辣絲”!
    幾時啞?
    屆時一定會五光十色轟動文壇。。。。。

    管音媽,有生過“眼針”?
    是因什麼事?

  6. avatarLosong

    好吸引人的內褲標題,
    結果失望不精不彩。。。。。

    幹嘛連善男losong也被扯進去啦!
    好啦。就如此先謝管音媽的厚愛讓losong搭順風車。。。。

    1.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负责骗你进来,不负责你满意。

      一直以来,我就是鸡婆痴线喜欢乱粘(链接)人的,让更多人认识。计划中,还会粘你多一次。
      (疯扇)

  7. avatarsy3131

    代阿牛谢谢留言者。
    阿牛在美国用手机,最近又再度陷入“无法留言”莫名其妙状态,用FB,也不能。

    有缘,再现红花吧。
    我的“追稿”喊话,顺其心情顺其机遇,不迫逼了。

    1. avatarnothingz Post author

      阿牛现在有口说不出话(无法留言),我代他谢谢所有赏鼓励分的朋友。
      这很重要,对一个辛苦完成文字的作者来说。
      (疯扇)

  8. avatarsy3131

    手机完成长稿,打好的字,回不了头重阅。打好了,不见了,又再重打。这种书写方式,我举白旗。
    是因为我说要刊登《波 涛 ‘胸’ 涌》,阿牛又拍又写的几辛苦来达成我的愿望。
    我也终于用了三天时间,把《波 涛 ‘胸’ 涌》给推出街,了一宗拖了整年的事。

  9. avatarbluelake

    看着主图,好像可以听到街头小提琴的声音悠悠响起。。。。有气氛。

    你这篇写得趣味盈然,可以感受到佳节的热闹和众人的欢欣。好热情的节日啊!很难忘吧。

    你的孔雀羽毛面具,很抢眼。

bluelake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